荒衣枯骨

孤灯一盏,敛衣收骨。白骨莫忘归,青冢亦安魂。莫叹战火纷飞,泪洒飒踏流星。一袭白衣堪自饰,难掩枯骨人世间。

【陆花】凤醉花

emmmm,萌新,新坑,刚从原著出来,措辞不当或是有什么不对,望提出同交流。

第一章,酒不醉人,人自醉
  夏繁花争色,只在树下可贪一凉。
  不过陆小凤并不在意,即使烈日当头,只要有酒火山边怕是也待得,更何况这还是上等女儿红。
  埋在树下近四十年的女儿红。
  陆小凤一杯、一杯的往嘴里倒着酒,但眼神却稳得很,毕竟眼前是个美人,虽说已年过四十,但保养得当,看起来不过三十,
  浅粉色的长衫,配着一支缀着桃花的簪子。多了几分年轻的娇,和年岁的媚,让人难以移开眼。
  林家本是大户人家,江南大户中也靠得前列,却是一朝失落。
  陆小凤顺了顺嘴上似眉毛却不似胡子的胡子,品着酒,赏着人,嗅着花却莫名的想到了一个朋友,夏天打着扇子想必更是惬意。
  “怎么奴家的酒还收不住陆大侠的心?”桃娘似是有些不悦的说了一句。
  陆小凤道:“这怎么能呢,陈年女儿红,我可是乐在其中。”
  桃娘看似浪荡,却是个清的,叨唠半响,饮了一瓮酒,便施施然地告辞了。
  陆小风走在街上,街上很热闹,贩夫走卒,各司其职。
  但没过多久,灯火渐亮,人流渐稀,每个人都有了他的归处。
  除了陆小风。
  突然间,他感到了一丝寂寞,即使他朋友满天下,可他没有一个家。
  走着走着,花香慢慢萦绕鼻间,不似普通的花香,它带着酒的香气。
  抬头一看是一座小楼,花满楼的小楼; 小楼的门一直开着,可是没有点灯,陆小凤也没有在意,甚至提了提身法,让脚落在木梯上时没有一丝声响。
  但他刚踏上二楼之时,眼前却点起了烛火,莫名心头一暖。
  “只要有酒,哪都有你。”花满楼执壶,满了一杯,他总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个瞎子。
  陆小凤索性放开了走,“喝酒怎么能没人做陪呢?那不是浪费了好酒。”陆小凤在桌对面坐了下来,拿起杯子倒进了嘴里。
  “好酒。”
  “本想等酒大成,移了坛,便给你送去。”

人生总在结束中开始…也往往在开始中结束…开始注定了结局…我却掌控着开始…不要因为彷徨错过了开始…没有开始怎么会有结束?